💗💜💙💛

一个k担却执着于写丸上的横杠。老福特没事也会上传web的更新,仿佛是个营销号。最近沉迷KK,纠结要不要入坑……

吉祥咩上线啦~一来就吊到个高级货!手臂的线条太美丽了~料理长咩也好帅~非常帅~认真的男人最帅!帅哥做出来的料理也这么好看跟好吃~

校长出差回来啦~喜大普奔~

打开了word准备写文,结果奇困,眼睛一闭,就天亮了😂😂😂😂

你丸决定不披马甲了吗?(狗头

哈哈哈哈哈这里真的笑死我,丸哥例行被cut来段bbox,完了之后爱达来了句“羞耻吗?”丸哥秒答“嗯。”哈哈哈哈哈~不知为何觉得这种老夫老夫日常聊天很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余生请多多指教(上田竜也生贺)

妈呀,人在国外呆蒙了23333差点忘记发生贺😂😂😂爱达生快啊~要永远保持少年样啊~不仅是跟丸哥还有咩咩,身为饭的我,我们,也想对你说一句,余生请多多指教~💙💙💙


──────懵逼的分割线─────


    今天是上田竜也35岁的生日。去年因为在充电期,所以卡咩、中丸并没有特别帮自己庆祝。龟梨工作中给自己发来了祝福邮件,而中丸则是赶在12点前来到自己家门口给了自己一个略带风尘仆仆的拥抱跟一个急急的吻。充电期间3个人卯足了劲儿的工作成长,每天忙的脚不沾地,虽说中丸只是匆匆而来给了自己一句“生日快乐”,可是上田已经很满足了。相比自己的悠闲,其他两个人工作几乎都是连轴转,上田心里的吃味与其说是遗憾不能跟相方一起庆祝的遗憾,倒不如说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赋闲在家不能跟门把一起努力前进的不甘。


好在充电期并没有持续很久,不管是为了让粉丝安心也好,又或者是公司不允许也好,总之,在跨年的那天,他终于可以跟其他两位门把再一次一起站上了舞台。


站在中丸身边那深入骨髓浓厚的安心感让2年单打独斗的上田瞬间回到了他们彼此相互喜欢亲近的年少时期。


那时候他相比现在更依赖中丸,团活的时在在乐屋里跟其他人聊天却有意无意的在中丸的周围活动。两人彼此之间的身体接触也好,眼神交流也好,总让人觉得无形中有一股别人无法进入的屏障。虽说其他几位也接到过公司的指示跟对称站位的团员做出些暧昧的举动取悦粉丝,可是他跟中丸像是无形中彼此知晓对方心意一样,并没有刻意的去做一些亲密的小动作,只是自然而然的做着最真实的彼此。这样的自然而然的互动反而在粉丝中间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几乎跟kame他们一样热烈。


后来兜兜转转,团员出走退出,自己跟中丸还是坚持下来了。他不知道中丸如何,自己当初坚持下来的理由除了对KAT-TUN的执念跟想要守护KAT-TUN的心意以外,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只有在KAT-TUN里,他才能继续待在中丸的身边,正大光明的待在他身边。他对中丸的爱恋从年少时期开始一直到现在的30代中期一直都不曾变过。


所以,今年他会不会有新奇的点子来为自己庆祝?怎么说也是充电结束后的第一个生日。自己跟kame可是在巡演舞台上为他庆生的哎~虽说自己跟kame闹他说在他solo的时候两人悄咪咪的在后台庆生来着……当时他那一副“我就静静听你们说”跟“敢真这么做你今晚死定了”的表情上田看着不知为何有些心惊。虽说中丸一向不特别外露自己的情绪,节目中为了效果做出的表情在私下里基本上就是一副冷脸,可是上田却能在他无可奈何的表情下看出了一丝警告。他完全相信,如果自己真的跟kame暗戳戳在后台庆生,那一回家他一定会被某人毫不留情的按在床上然后第二天下不来床。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就算自己体力超群,但是中丸就是能让自己在床上哼哼唧唧毫无反抗之力。


认为他人畜无害的粉丝,你们真的太天真了!nili好好先生中丸雄一其实是只腹黑的笑面虎好吗!


(但是只是针对你好吗爱达!)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然后就听到了那人的声音“上田,起来了吗?”上田掀开被子去给他开门,心里还腹诽“这个家伙居然早起了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门外中丸穿着家里惯穿的睡衣,头发没有打理过,有些凌乱的支棱着。


睡意朦胧的上田打着哈欠“什么啊,你这家伙居然来叫我起床?”


门外的中丸笑笑,把明显还没清醒的上田推进房,揽着他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突然想来看看你。”


上田自然的搂着中丸的脖子,在他怀里拱了拱“嗯?”


中丸摸摸上田的头,还没有用掉半瓶发胶做造型的头发还是软软的“还有做梦吗?昨晚?”


“嗯?梦?”上田勉强撩开一只眼皮,显然还是没醒过神。


中丸动了动,换了个姿势让上田睡的更舒服些“就是你在舞台上说的那个梦。”


上田吸吸鼻子“你说退出的那个?没有了。”感觉抱着自己的那个人身体明显放松了下来,上田后知后觉“你不会当真了吧?梦哎那是~”


中丸半天没有回话,上田睁开眼看着那人好看的下颚“ゆう?”中丸低下头,在自己的额头吻了一下“嗯,当真了。”


上田愣了愣,然后吃吃的笑了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哈哈哈~爷爷你好幼稚啊~梦也能当真吗?”笑了一会儿,发现中丸并没有跟着自己开心,而是定定的看着自己,表情严肃。


上田讪讪止住笑“怎……怎么了嘛~”


中丸吻了过来。


大清早的这人发什么疯?上田脑子里吐槽着。感觉到那人的舌尖已经探了进来,他下意识的偏过头“呃~”中丸没有给他机会,紧紧托着自己的后脑勺不让他逃离,更加大力的撬开自己的唇瓣。无法,上田只好张开嘴,中丸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很快占领了自己口腔的每一个角落,一遍遍扫过自己的牙齿,带动着自己的舌头搅动着,唾液不受控的沿着嘴角留下来,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


上田急促的拍打着中丸的胸口,对方像是不想伤害他一样终于松开了在自己后脑勺的手,获得自由的上田立刻偏了脑袋大口大口的喘气“大清早的你大发什么疯啦~”

中丸意犹未尽的用拇指摩挲着自己的嘴唇,然后紧紧的抱住上田“我害怕。”


上田本来还在挣扎,听见中丸在自己耳边说的话停下了动作“害怕?”


中丸把上田搂的更紧“嗯,害怕。害怕有一天你真的离开了。”


上田回抱住中丸,一下一下在他的背上拍打“不会的,我不会离开的。”


中丸把头埋在上田的肩窝,像小动物般蹭了蹭“可是我还是怕,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离开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在你身边呢?”


原来,你也在害怕吗?你也害怕如果有一天,没有了KAT-TUN这个名字的束缚,我们还能不能一起站在舞台上,一直在彼此的身边?


上田忽然很想笑,原来,彼此的心意还是一样,不需要言语跟眼神,两人就能相通啊~


忽然兴起想逗逗他“可是,ゆう有一天会结婚生子的吧?到时候在你身边的人也不是我了啊……”


中丸放开上田,直起身子盯着上田“你……希望我结婚吗?”


幽深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眼神里的认真让上田瞬间破功,本想说“开玩笑而已你别当真~”可嘴里说出来的却是上田自己都没想到的“呃……希望啊~而且这也是你家人的希望吧?虽说做爱豆短期内公司肯定不让,可是总有一天ゆう还是会回归家庭吧?”


中丸有些生气的打断“你说真的?”


上田吞吞口水,脑袋不受控的点点头“呃……嗯……”


中丸眼睛里的光瞬间暗淡了下去,像是蒙上了一层灰,周身散发出了让上田害怕的绝望。上田想过去抱抱他,手却被中丸打掉了“好,我知道了,我会的。”


“哎?”


“我说,我会的,我会结婚、生子,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上田开始紧张了“你……认真的?”


“嗯,认真的。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


“ゆう……”


“如果你希望我陪在你身边,我就陪在你身边,如果你希望我结婚那我就去结婚。可是tatsuya,离开我,你能照顾好你自己吗?”


“我……”


“你……真的这么希望吗?”


上田急急的抱住中丸“当然不!我才不希望你跟别的女人结婚生子呢!”


中丸抱住上田“那你还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上田拼命摇头“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呜~ゆう~”


中丸安抚的拍了拍上田的背“好了,起来吧,该准备巡演彩排了。”


“嗯嗯~”上田嘴上应着,人已经跑去卫生间洗漱了。


中丸笑着摇摇头,这个家伙,这样的玩笑也能开……


……


巡演无事终了。自己跟kame在巡演上给上田准备了惊喜,跟饭们很配合的给他唱了生日歌,还拿了蛋糕吹了蜡烛。看着台上孩子般笑着的上田,中丸心里被幸福填充的满满的。taysuya,就算是到了最后,我也不会放弃KAT-TUN,不会放开你的手。


回到酒店,上田一进房门就看见房间的餐桌上摆着花艺跟红酒,中丸坐在椅子上“欢迎回来。”


上田放下包,走到中丸对面坐下“今年这么老套吗?我以为充电回来的第一个生日会有些与众不同呢……”


中丸挑眉“台上的惊喜还不够?”


上田笑笑“我以为按照你的性子,会另外安排呢~”


中丸递过去一个白色的首饰盒“这样,算吗?”



上田撇撇嘴“有什么特别的……”打开一看,是一条黑色皮质的手环,上面坠了一颗银色的羽毛吊坠,旁边还有两颗简单的银色卡扣。



上田抬头,露出了询问的表情。



中丸伸出手,纤细的手腕上戴着同样的手环“那这样呢?”



上田笑了起来“不怕被人发现?”



中丸耸肩“我无所谓啊,而且我的没有吊坠,就算被发现了,一个普通的黑色手环别人能说什么?”



上田把手伸过去,中丸帮他把手环带好,顺便在手背上偷了个香。



上田收回手,不住的把玩着“我以为是戒指呢……”



中丸倒了两杯红酒“公司允许的话,我不介意。”



上田笑的眉眼弯弯“你打算做事务所第一个出柜的爱豆吗?还捎带上我?”



两人碰了杯,中丸喝了一小口酒“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们肯定不是第一对。”



上田笑出了声。


中丸走过来,给了上田一个带着酒香的吻“生日快乐yatsuya。还有,余生请多多请教。”


“嗯!多多指教~”


中丸双手环住上田“那么,作为今天早上你开玩笑的惩罚……”


上田挣扎“别~明天还有巡演啊~”


“呃……那……一次?两次好了,你的体力应该承受的住的。”


“哈?喂~你把我放下来啦~”


“喂~”


“嗯哼~别……嗯~”


(完)

我在俄罗斯住的酒店,很可爱的小木屋别墅~里面也很好看,全部都是木质的家具。很温馨的感觉,还有壁炉呢~然后我一进去就脑补了各种play🙈🙈🙈突然觉得如果老师带着同学来这里度假会发生什么咧?有没有小天使给我提一提建议?如果ok那我就把老师跟同学拉到这里来外景咯~这地方真的很舒服,有森林然后空气很好,偶尔还能听见鸟叫,屋子隔音也很棒,在里面干嘛外面都不会知道的🤫🤫🤫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人在国外,信息都有延迟了……坐下来刷微博的时候就被丸哥单手解bra的神奇手速给惊了……丸哥你到底练了什么奇怪的技能啊……🙈🙈🙈


──────网络有延迟的分割线───────


节目上中丸单手解bra的速度已经在推上引起了一阵热议。

上田翘着二郎腿看着推上饭们的评论跟脑洞,脸越来越黑,抖腿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一同录体育会的嘉宾们看着上田,纷纷吞了吞口水“竜坊怎么了?好可怕……”

“啧~”烦躁的将手机扔进包里,对共演者道歉“对不起,我今天还有别的工作,晚上的聚会我就不参加了……”说完,上田拉着正准备说“哎,上田君你接下来没有工作行程空白啊~”的马内甲离开了演播厅。

交代完明天的行程,上田赶走了一直在追问自己的马内甲,甩着钥匙走到自己机车车位前,戴上头盔脚一蹬,银黑色的重型机车消失在茫茫夜色。

中丸一天的工作结束,回到家里悠悠闲闲的泡了个澡此刻正拿着新酿好的生姜柠檬蜂蜜汁坐在沙发上看综艺。门突然间咣咣咣的响。中丸开门,就见上田一身黑色皮衣站在门口,头发还因为戴头盔微微塌了下来。中丸让开,上田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进了客厅,随手抓起一个抱枕直勾勾盯着中丸也不说话。

中丸走过去“你准备拆了我家吗?”

上田依然没有说话。

“突然造访有什么事吗?”

上田一听,眼睛瞪的更大了“怎么?没事我还不能来了?你心里有鬼?”

中丸被弄得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微微叹了口气“我哪里又惹着你了?”

上田扔掉抱枕,一步步走到中丸跟前,左嗅嗅,右嗅嗅。嗯,身上没有奇怪的香水味,还是熟悉的香草软糖沐浴露的味道。

中丸被上田的近距离逼的偏了脑袋“到底怎么了?”

上田双手抱胸“说,你单手解bra的手速是怎么练的?在哪练的练多久了!”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中丸耸耸肩“在家。”

上田不可置信“你居然买了bra在家练?你这个变态大叔!”

中丸扶额,他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不是……看了视频……”还没说完,就被上田打断“你居然还看视频!还说你不是变态!”

中丸握住上田的手“你听我说完!”

上田乖乖闭嘴,气鼓鼓的一脸“我看你怎么编!”的表情。

中丸清了清嗓子“我就去网上搜了一下视频,然后又去查了一下别人总结出来的技巧,大概得诀窍就知道了。至于节目里的效果,说实话我也没想到网上的技巧居然真的管用……”

上田撇撇嘴,其实他就是刷推的时候看着饭们的脑洞跟推断有点吃味罢了。这个家伙私生活简单的不行,不是在家打游戏画画,就是偶尔约着后辈出去玩生存游戏,除了家里的母上大人跟两个妹妹,就连宠物狗都是公的,还真不可能像饭说的有个练习对象什么的……

“清楚了?你也真是的,居然为了个节目效果生气……”中丸摸摸上田的头,无奈的说。

上田躲开了中丸蹂躏自己头顶的手“谁生气了!”

中丸好笑的看着上田“不生气你会急急忙忙来找我?”

“哼~”

中丸慢慢凑近上田“其实啊,我不仅bra解的快,还有一项技能也很棒哦~”

上田好奇的问“什么啊?”

中丸笑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上田的耳朵立马就红了,推开准备抱住自己的中丸“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满脑子都想些什么呢?!”

中丸又凑了上去“我这项技能好不好,不是只有你知道吗?”

上田挣扎“我怎么知道啦!”

中丸手向下伸,速度奇快的解开了上田的皮带“你看~”

上田羞得捂住脸“啊啊啊啊啊啊~”

中丸横抱起上田向卧室走去“之后其他的技能,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告诉你。”

(完)

昨天在俄罗斯仿佛绿皮车的动车上努力的写着生贺,困到往生……4个小时整节车厢的人都睡了(应该)只有一个人默默地耕耘😂😂😂从下火车到入住酒店,已经是俄罗斯时间晚上1点国内时间早上6点了……然后梳洗完了到2点才睡,国内如果要上班的估计都起了,所以某种意义上说我又熬了个夜……写到后面我自己都蒙了,情节顺下来不知道有没有很ooc,然后人在国外网络非常的操蛋,我有一台手机是国内的时间,所以应该能算准发文,但是能不能发成功我真的不能保证了😂😂😂😂也是很心塞……